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 晓寒

国庆前,天津一汽夏利以1元钱的价格将旗下全资子公司华利汽车和8.5亿债务转让给拜腾汽车的新闻传遍汽车圈。一汽在助力这家新造车公司获得造车资质的同时,也再次吸引了外界对这家被称为共和国汽车工业长子的汽车集团的关注。

虽是“共和国长子”,但是一汽集团近年来也面临一系列严重问题,包括自主品牌销量低迷、盈利主要靠合资品牌、内部存在贪腐问题等,在自主品牌销量、上市公司营收等方面也被上汽、东风、长安,乃至吉利等其他车企超越。

面对全球汽车产业的变革大潮,昔日“长子”遭遇了成立以来最重要的发展阵痛。

20178月,原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兼长安汽车董事长徐留平调任一汽集团出任董事长,开启了一汽集团的新一轮深度改革。出售华利汽车,正是徐留平一系列大刀阔斧改革措施中的关键一步。

▲徐留平

在徐留平上任的一年多时间里,一汽集团接连经历了史上最大规模的高层换血、全员竞聘上岗、重塑红旗品牌形象、拥抱新造车浪潮,深化与东风、长安等汽车央企的合作等一系列重要变革,向外界展出了自己的新面貌与精气神儿。

那么最关键的是,徐留平走马上任这一年来,究竟对一汽动了哪些“手术”,让原本得了国企病的“共和国长子”散发出了新的光辉?

一、共和国长子的困境

一汽集团即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前身是成立于1953年的中国第一汽车制造厂,它是新中国第一家汽车制造企业,造出了中国第一辆汽车——解放牌卡车,和第一辆轿车、第一辆越野车…

作为中国汽车工业的开端和缩影,一汽因此被誉为共和国汽车工业长子。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一汽已经发展为一家特大型国资汽车集团,旗下拥有红旗、奔腾、夏利、威姿、威乐、威志、森雅等自主品牌,以及一汽大众、一汽大众奥迪、一汽丰田、一汽马自达等合资品牌,同时还生产解放牌货车与客车。

一汽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一汽集团汽车总销量334.6万台,总营收超过4698亿元。作为对比,一汽集团总部所在的长春市,2017GDP总量为6530亿元,可见一汽集团体量之大。

虽然是一家支柱型汽车央企,但一汽近几年来也出现了不少问题。

1、销量严重依靠合资品牌

?

根据汽车工业协议数据,20181-8月份,一汽集团乘用车销量达到201.52万辆,但其中一汽大众(含有奥迪品牌)和一汽丰田两个合资车企分别占了131.65万辆和48.26万辆,也就是说一汽集团旗下一汽轿车、一汽吉林、一汽夏利3家车企包括红旗、奔腾、夏利、骏派、威姿、威志、森雅等7个自主品牌在8月内只卖出了21.61万辆车。

2、上市公司盈利能力较弱

一汽集团旗下总计有一汽轿车(股票代码:000800)、一汽夏利(股票代码:000927)、一汽富维(股票代码:600742)和启明信息(股票代码:002232)四家上市公司,但是各上市公司2018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四家上市公司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62亿元、-6.39亿元、2.49亿元和0.19亿元,加起来还处于亏损状态。

3、得了“大国企病”

据央视报道,20147月起,包括一汽集团原副总经理安德武、原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建一在内的80多名一汽集团中高层干部先后落马

在自主品牌销量差、上市公司盈利弱的背后,是一汽染上的大国企通病——人浮于事、效率低下,甚至存在贪污腐败等现象。

很明显,一汽到了不得不进行大整治的阶段。

二、长安少帅徐留平空降一汽

2015315日,原一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建一在北京参会两会期间被中纪委带走,一汽集团董事长职位空缺。

隶属于中国兵器装备集团的长安汽车与一汽集团、东风集团一样,都是国资委下属汽车央企,可谓同胞兄弟。对于国资委来说,这三家企业掌门人之间的互调是常态。

201556日,中组部进行干部调整,让同样干过一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时任吉林省委副书记的竺延风出任东风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而当时的东风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平则调至一汽集团救火。

不过事后证明,前东风掌门人徐平的调动只是紧急过渡,执政长安超过10年,带领长安冲上自主一哥地位的徐留平才是最佳人选。

▲徐留平曾任长安汽车董事长

还是2014年,就在一汽内部上演反腐风暴之时,位于祖国西南部,与一汽处于对角线位置的重庆长安汽车却是一片红火,在原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兼长安汽车董事长徐留平的带领下,实现业绩的快速上升。

根据长安汽车财报,2014年长安汽车自主品牌乘用车销量达到76.9万台,同比增长39.4%,一举夺得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自主品牌销量排行榜第一名的位置。随后的2015年,长安以100.7万台的销量成为首个销量过百万的自主品牌车企,2016年自主品牌乘用车销量121.9万台,卫冕自主一哥地位。

就在这三年,长安汽车的营收分别为529亿、667亿、785亿、,扣非净利润分别为72.7亿元、95.6亿元、94.8亿元,增长势头明显。

201782日,一汽集团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中组部副部长高选民亲自宣布新一轮人事变动,将在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干了一辈子、时任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兼长安汽车董事长徐留平与刚入主一汽集团两年的徐平进行对调,徐留平正式空降一汽(三任一把手都姓徐也相当巧合)。

▲一汽总部大楼

很明显,中央正是希望徐留平能将长安拿下自主一哥的成功经验,复制到亟待改革的一汽集团。

徐留平生于1964年,接手一汽集团时已经53岁,距离副部级干部60岁的退休门槛还有7年,而一辆新车的研发时间就要至少5年。

对徐留平来说,他已不再是42岁就出任长安集团董事长的少帅,也无法再像在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时那样,用一辈子时间去熟悉了解。

但更紧迫的,是全球汽车产业疾风骤雨式的变革大势,汽车四化、合资股比开放、吉利等民营品牌崛起。这意味着,一汽面临的已经是被淘汰,而非是落后的危机。

徐留平深知,留给他施展拳脚和留给一汽追回自主一哥地位的时间都不多了!

下飞机到长春后,徐留平根本没心思和时间去适应新的生活环境,在一汽的新办公室里,马上就开启了工作狂模式,他每天晚上工作到12点,并带头在领导干部中树立了711工作制——每周工作7天,每天11点下班。

徐留平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一个月内摸清一汽集团的情况,两个月给出整改方案,3个月实施。一汽集团内部,一场史上最大的变革浪潮即将上演。

三、用人:自主品牌管理层换血 万人竞聘上岗

一汽最大的问题就是自主品牌销量差亏损大,全靠合资品牌盈利,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人浮于事、用人唯亲、体制固化等大型国企通病。

对于执掌长安十几年的徐留平来说,他治疗一汽的第一招就是治人,左手将无作为或业绩不突出的领导人换下,右手重塑组织架构和管理机制,让有能力有才华的人能够得到重任。

据多家国内媒体报道,一汽集团于2017918日召开深化改革大会,开启了第一波人事大变动。

1、调走现有自主品牌的一把手

将原红旗事业部部长的韩新亮调任一汽集团发展制造部(安全环保部)部长;将奔腾品牌的运营主体上市公司一汽轿车总经理胡咏调任一汽集团战略管理部部长,两大核心自主品牌一把手全被调走。

2、从合资品牌调高管支援自主品牌

将旗下业绩最优的一汽大众的总经理张丕杰调任一汽采购部部长,负责负责红旗品牌的采购业务,原职则由一汽集团纪委副书记刘亦功接任。据报道,此外还有多名一汽大众、一汽大众奥迪中层被调往自主品牌支援。

徐留平新官上任,搭建一个得力、顺手的管理团队至关重要,对这位立志大改革的汽车老将来说,长安系高管显然更值得信任,也更懂得徐留平的打法。今年5月起,一汽集团又掀起了第二波人事变动浪潮,并完善了集团领导班子。

3、调任长安系强将负责红旗品牌销售

今年5月,曾担任长安汽车总裁助理兼长安马自达汽车销售分公司执行副总经理以及长安铃木常务副总经理的况锦文调任一汽股份公司总经理兼一汽红旗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月底,原长安福特销售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陈旭也接着出任红旗销售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向况锦文汇报。

4、完善集团领导班子

▲一汽集团领导班子

20186月,曾主导中国南、北车集团合并重组的原新兴际华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奚国华出任一汽集团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

5月,前东风汽车执行副总裁、党委常委兼党委书记雷平和曾担任过一汽集团党委办公厅主任和总经理助理的孙志洋一道出任一汽集团党委常委、副总经理,一汽集团的领导班子更新完毕。

事实上,在中高层进行调整外,徐留平也在一起内部掀起了被外界称为全员起立,重新竞聘上岗的变革大潮,并将组织架构进行了深度调整。

5、全员起立,万人竞聘上岗

据国内媒体报道,从2017918日开启人事变革大潮后,当月就有一两百个中高级管理岗位开始重新竞聘,后续普通管理岗和关键业务岗也将采用竞聘上岗的方式重组,最终涉及的岗位可能达到上万个。

6、组织架构重塑

人事调整的同时,一汽也针对乘用车和商用车两大产品线也开始了组织架构重组。

乘用车方面,将此前从一汽轿车(股票代码:000800)中剥离的红旗事业部划为集团直属;将一汽夏利(股票代码:000927)、一汽轿车(股票代码:000800)以及一汽吉林三家公司的多个自主品牌全部划归奔腾事业部,两大事业部由总部直管。

商用车方面,将一汽解放、一汽客车以及一汽红塔云南全部并入解放事业部管理。

今年516日,一汽再次下发组织架构调整文件,宣布成立移动出行事业部、红旗小镇事业管理部、新技术及创新业务部、安全环境保障部四大新部门。

四、治事:红旗品牌大升级 拥抱变革浪潮

今年18日的北京仍处于严冬之中,但人民大会堂和汽车人的朋友圈却红旗飞扬、一片火热。

在人民大会堂这个颇具红色意味的建筑里,身穿蓝色西装、系着红色领带的徐留平义气盎然、满面红光地走到了舞台中央,背后的屏幕上则是一抹抹红色线条。

这不是徐留平走马上任后首次公开亮相,但却是徐留平上任一汽后参与的第一场最重磅的集团活动——一汽红旗全新品牌和战略发布会。

在用人上,徐留平开启了高层换血、万人重新竞聘的人事大变动。治事上,一场涉及红旗品牌升级、拥抱新造车浪潮、剥离不良资产等重大举措的改革浪潮也在持续上演。

1、红旗品牌全面升级

与人民大会堂一样,红旗品牌是中国自主汽车,乃至整个汽车工业的骄傲和代表,但最近几年,红旗车型在内外饰设计、品牌调性和技术上都没有重大突破。

徐留平治事的第一重点就是红旗。

在上述红旗战略发布会中,徐留平在台上铿锵有力地喊出了要将红旗品牌打造为中国第一和世界知名的新高尚品牌的口号!

在口号之外,红旗实际展示了全新的LOGO和设计理念,未来规划有L/S/H/Q四大系列,涵盖豪华轿车、SUV、跑车等多个品类。与此同时,红旗也将全面拥抱电动化、智能化变革趋势,2025年全系推出15款纯电动车、2019年量产L3自动驾驶,2025年实现L5

▲最新红旗品牌概念车

今年9月,一汽集团宣布前劳斯莱斯设计总监贾尔斯·泰勒(Giles Taylor)出任一汽集团全球设计副总裁兼首席创意官(CCO),主要负责红旗品牌的设计策略和风格理念。

作为超豪华品牌劳斯莱斯的设计总监,贾尔斯·泰勒带队完成了劳斯莱斯幻影、库里南等知名车型的设计工作。他的加盟,让人对未来红旗车的内外饰设计有了新的期待。

2、积极拥抱新造车浪潮

徐留平上任一年来,治事的第二个重点是拥抱新造车、共享出行等前沿领域公司。

201711月,一汽与摩拜、新特汽车签约,在智能电动汽车共享领域展开合作。当年12月首批摩拜汽车在贵州上线,使用的即是一汽集团旗下新能源车。

今年1月,一汽轿车与新特汽车达成战略合作,为新特代工生产旗下的电动汽车,并在供应链方面展开合作;6月,一汽集团领投拜腾汽车B5亿美元融资。

▲拜腾汽车核心团队

与摩拜的绑定,让一汽涉足了共享出行业务外,也提升了自身的时尚感。而与为新特代工、入股拜腾,又让一汽搭上了眼下大火的新造车潮流。

拉拢代工事宜能够盘活一汽的剩余产能,带动供应链企业。而入股拜腾,也让一汽能够更进一步的观察学习智能电动汽车的造法打法,在未来拥有一席之地。

3、快刀剥离不良资产

在过去的年代里,大量设立子公司分公司,将大部分业务都揽在自己手里是提升管控效率和质量的关键操作,但显然已不适合这个快速变革的时代。

一汽夏利公告显示,夏利旗下华利汽车20181—6月营业收入为1900多万元,净亏损却高达8200多万。资产总额为2400多万,而负债总额却超过12亿元。华利汽车还上了工信部《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第3批)》公告,即将被勒令退出市场。

对于一汽来说,与其等着被时代淘汰还不如卖掉变现。928日,华利汽车以1元价格转身卖给拜腾,帮其解决了生产资质问题,而拜腾则帮华利还掉8.5亿元的债务,两全其美。

4、三大国资车企加深合作

徐留平的治事,还体现在一汽与自己的兄弟单位,同属汽车央企的东风、长安的深化合作方面。

2017121日,一汽、东风、长安三者签署框架协议,将在自动驾驶、车联网等新技术,整车平台、动力总成、供应链等核心部件,以及共享出行、海外市场等领域展开更深入合作。

签约270

这一事件被外界解读为三大汽车央企适应国家鼓励汽车产业兼并重组,打造龙头企业发展策略的关键举动。如果三者结合,按销量算,国企联盟将与大众、通用、丰田三家巨型汽车集团一样,成为第四个跨入千万俱乐部的玩家,再次改写国内与全球汽车产业格局。

结语:共和国长子正在亮出新面貌

身披使命战袍、脚踏红旗战靴。单枪匹马、以身犯险,对共和国长子挥舞起改革大旗。在今年夏天播出的《改革开放40周年,致敬中国汽车人物》节目中,央视节目组这样评价徐留平道。

诚然,对外界来说,一汽集团确实存在着自主品牌增长乏力、用人唯亲、内部管理人浮于事等弊病。但对徐留平来说,出任一汽集团董事长,锐意改革押注的可是这位长安少帅前半生所有的经验与声誉。

上任第一天开启711工作制,不畏国企根深蒂固的裙带关系开启一汽史上最大人事变动,都表明徐留平这一战下的是必胜的决心!

在着力理顺人事关系的同时,徐留平也带领一汽向着汽车产业变化的重点前进:重塑红旗品牌形象、拥抱新造车/共享出行浪潮、当机立断处理不良资产、加深与兄弟单位合作共同应对产业变革等。

在徐留平上任1年多后,借着拜腾收购华利汽车资质这一关键节点回过头来再看一汽,可以明显发现一汽正在散发着新的精气神儿——一汽集团有了一支锐意进取的全新管理团队、红旗品牌有了新的形象与发展策略、积极拥抱新造车浪潮、加深与兄弟单位的合作等态势,都彰显了共和国长子的新面貌。

对于徐留平和一汽来说,未来可期。